中文 | English

上钢联数据分享到:评论国内资讯   

南京全市钢铁企业实施限产50%?或系误传

(我的

字体大小AaAa

董事长致辞

上钢联数据分享到:评论以网贷起家的品03亿美元融资。而运营4年半的杭州p2p网贷平台微龙网就没有那么“幸运”,同日宣布清盘。

二者的不同命运,正是严监管下行业冰火两重天的真实写照——头部平台获得更多资源,中小平台则关停业务、大规模裁员,转型或退出市场,尤其是去年站在风口的消费金融行业。

上证报从业内获悉,自去年监管连番加码整治“现金贷”业务以来,消费金融行业的分化之势愈加明显。

中小公司遭遇“生死劫”

以借贷为主营业务的微龙网,清盘的主要原因是贷款逾期和坏账率增加,线下收益减少等。

这是严监管下整个行业的缩影。

某消费分期平台人士表示,最近他的一个朋友已黯然离开这个行业,回归传统金融机构。之前他负责新建一个场景做消费分期业务,结果获客太难,3个月不到平台就决定砍掉这部分业务,整个团队被迫“走人”。

裁员苗头最早出现在去年年中。当时,医美分期平台“么么贷”、3c产品分期平台“买单侠”及规模较大的“佰仟金融”等就传出裁员,砍掉了以消费为名的“现金贷”业务。

中小消费金融平台如今的萧条局面,与过去两年资本急剧涌入、平台百花齐放的行业态势形成鲜明对比。彼时,连一堆艰难生存p2p网贷平台也转身蜂拥消费金融,一把抓住了存活下去的救命稻草——“现金贷”。

上述人士感叹,业内几家曾经活得风生水起的消费金融平台,今年以来已经裁掉了近四分之三的员工,基本都是营销等岗位。

凡此种种,背后凸显的是这些平台的生存危机。去年出台的《关于规范整顿“现金贷”业务的通知》等整治措施,一则划定综合费率不超过36%的红线,压缩了利润空间;二则要求银行等金融机构不得为无资质平台提供资金,本意都是让平台回归消费本源。

“这掐断了很多非持牌平台的生存来源。就算有资金,成本也比去年提高了至少2个点,差不多在12%以上。”上述人士说,加上获客、合规、催收等成本,很多平台难以盈利,遭遇“生死劫”。

网贷之家高级研究员张叶霞说,目前包括消费金融在内的整个互金行业,处于合规发展期,部分平台被淘汰出局属正常现象。从市场环境来看,消费者对借贷的需求仍将长期存在,社会闲散资金也需要溢出端口。

持牌机构“摘果子”

当中小消费金融平台步入“寒冬”,却也是持牌消费金融机构的“红利”期,不仅顺势“摘果子”,也进入新一轮扩张期。

网贷之家及盈灿咨询数据统计结果显示,2018年1月至4月消费金融成交量与2017年下半年相比变化并不大43亿元。

这样的数据意味着,消费信贷的需求仍在释放,持牌机构迅速接盘“挤”出来的市场,渗透到多个场景。2017年,一批持牌消费金融机构营收和净利润出现大幅增长,其中招联消费和捷信均斩获10亿元净利;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也出现猛增,尤其是建设银行,该行2017年个5274%;趣店、拍拍贷等头部平台去年靠消费金融业务大爆发赚得。

2018-08-1607